在人间 | 深山里,一群穷孩子拍下这些照片

这组照片的摄影师是一群来自凉山深处的彝族孩子。


他们把相机对准了自己成长的地方:家乡的风景,牛羊猪鸡,小伙伴的笑脸,春天的阳光和气息,所有司空见惯的场景在他们的镜头下都变得充满情感。


透过孩子们的视角,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凉山。


“放学后,北京来的老师给我们发了相机,还教我们怎么用,没拿到相机的同学抢着让我给他们拍照。”——海来小明

//

从2016年11月至今,摄影师焦冬子发起的公益影像项目“我们在一起”三次走进凉山,开展儿童摄影课,让孩子们学会拿起相机记录自己生活成长的村庄。


这些孩子们年龄最小的8岁,最大的14岁。他们手里拿着的相机,多数是城里人已经淘汰的卡片式数码相机,但是对于这些凉山的孩子们而言,却非常新奇和珍贵。


“我的叔叔和哥哥在外面打工,过彝族年时都回家了,我觉得婶婶抽烟的样子有点特别。”——吉拿有史


“春天开满花的桃树,小伙伴的鬼脸,扑扇翅膀的大白鹅……在照片里,我看到的不是黑色的小手、衣服上的泥巴和破洞,不是哀愁、荒凉和困苦。我看到了溢出画面的生机,洒脱自在的童年,在大山里蓬勃生长的愉悦。”摄影师焦冬子说。


“虽然这个爷爷家很穷,还有一个奶奶一直生病,但是这树桃花开得很漂亮,真希望他们看到了能开心一点。”——赤黑子曲


孩子们把镜头简单而直接地对准自己喜欢或者好玩的人和事,有时还会导演。摄影师焦冬子希望更多人能看到孩子们眼中的凉山:“不同的凉山,有阳光、有笑脸、有个性、有欢乐、有朝气……”


“我的大弟弟九岁了,和妹妹一起上幼儿园,我让他到菜花地里拍照,他开心地在地里疯玩儿。” ——曲么伍作


“村子里有老人去世,请毕摩做毕,送逝去的亲人上路,也赶走恶鬼,这个人手里拿的叉子是插鬼的。”——阿比格夫


“过彝族年我们都会买一些饮料回家,弟弟每天都要喝,看见我的相机很兴奋。”——曲么曲里


“妈妈的裙子已经穿很多年了,还是这么漂亮。”——吉力古子


“这座桥在我上学的路上,已经很多年了,走在上面有点摇晃,每次路过我都怕掉下去。”——沙马小衣


“我们关系特别好,我们三个经常一起做饭,做游戏。”——沙马小梅


“小明发卡上的粉红色蝴蝶结太漂亮了,我也想要有一个,可是没有人给我买。”——阿比牛色


“第一次拿到相机,我想一直拍,天黑了爷爷去取柴我也要跟着拍。爷爷说不要用灯晃他,啥也看不见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是相机自己闪的。”——海来小明


“他们都是我的弟弟妹妹,这些人都很调皮,很害羞,平时很可爱,我特别喜欢他们。”——吉力果个


“我每天都会喂这只小羊,它的羊毛白白的又干净,我特别喜欢。”——勒勒新夫


“期末考试,老师让我们在教室外面做题,这样距离很远,就不会抄别人的了,我们平时不讲课的时候,也是这样在外面做题读书的。”——阿比拉林


“今天来上摄影课,我们都穿了最漂亮的衣服,放学路上走热了,小梅脱下我们一组的衣服,穿着白衬衣,背影看起来有点忧伤。”——沙马依作


“这是我们的零花钱,已经放很久了,今天赶场,我们到学校学摄影,没有午饭,决定去吃点好的,一块钱一碗的凉粉,每个人都吃光了。”——沙马小学


“我和小鹰每天一起去上学,他14岁了,非常有力气,学习也好,老师喜欢他。”——立立石主


“早晨起来,妹妹说,阳光太好,来给我拍张照吧。在树林前拍完又躺到了草地上,拍个没完,开心坏了。”——海来小明 


“这位老爷爷算是我的叔叔,已经老了,86岁了,他很喜欢抽烟,我喜欢他的烟斗,他喜欢我的皮球。我想如果有一天他病了肯定好不了了,所以拍了几张留纪念。”——沙马妹妹


“我觉得这位姑娘跳起来像飞过去一样,所以我就拍下来了。”——沙马妹妹


“每到赶场的时候,集市上都会有很多好玩儿的好吃的,我最喜欢苹果了。”——沙马小衣


“我们都没怎么照过相,看到我拿着相机回来,姐姐换了好几件衣服让我给她拍照。”——海来金明


“我说给弟弟拍照,弟弟就给我表演捉鸡。”——赤黑子曲


“我的好朋友,没有爸爸妈妈了,在叔叔家里住,她很爱照相,也很善良。”——海来小明


“我不知道这个花叫什么,春天来的时候,山上开很多,牛羊也吃,我们经常会摘下来送给喜欢的老师。”——勒勒杰洛


“气球是妈妈在集市上买回来的,我不敢吹,怕爆炸了,弟弟们很勇敢,我给他们拍下来。”——海来有格


“每天都要从山坡的小溪里往学校抬水,水流太慢,我们只好爬树玩儿,这棵小树被我们蹭得光溜溜的。”——曲么史哲


“这是我们最爱玩儿的玩具车,早晨抱到学校,放学后再抱回家。”——海来丁丁


“路边的新房子墙上被同学写满了各种各样的字。”——沙马小衣


“放暑假了,小伙伴们每天都会去离家很远的地方放牛,到晚上才回家,这是我们背的干粮,配上辣椒面,吃完后喝点泉水。”——沙马小梅


“这是我的同学,放假的时候每天都要照顾弟弟妹妹,看见我给他拍照,有点害羞。”——吉力谷子


“彝族年的时候,家里的亲人都回来了,村里很热闹,人们一见面就要喝酒。”——吉克尔赫


“我的弟弟七岁了,晚上捡马吃剩下的玉米棵子,拿回家烤火。”——曲么石哲


“邻居家的房子是新盖的,看起来真漂亮。”——沙马小梅


“村子里有个年龄很大的老人死了,家人为他举行传统的毕摩祭祀仪式,所有家支族人都来参加他的葬礼,这时候大家都要穿最好看的衣服。”——勒勒小鹰


“看起来要下雨了,云彩有点吓人,但是照片和我看到的天空有点不一样。”——沙马小梅


“看到我拿着相机,弟弟妹妹们都爬到树上折了很多梨花,还好爸爸妈妈不在家。”——曲么伍作


“不知道谁家种的菜,下过雨颜色很漂亮。”——沙马小学


“他是我的弟弟,我特别喜欢他,每次我把他照下来,给他一个惊喜,他就特别开心。”——吉力果个


“春天到处开满了花,我们经常揪很多玩儿。”——曲么金星


“曲莫衣沙拿着望远镜看,只有一个镜头是完整的,是被男生们抢的时候摔坏的。”——苏噶石腊


“村里正在修路,这辆大卡车经常在这里停,我们觉得很新鲜又漂亮,都喜欢爬上去玩儿。”——海来金明


“放学后小孩子们从坡上往下滑,像滑梯一样有趣。”——阿比拉林


“这房子在我的上学路上,放学的时候我们常常在那里跳来跳去。”——吉力古子


“我家院子里的苹果树每到春天都会开花,在夏天长出青色的小苹果,秋天到来,我们把酸甜的苹果摘下来分给邻居和亲戚,他们都说这个苹果树太好了。”——勒勒一夫


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有惊喜哦!


来源 | 在人间living


精 彩 推 荐


 ■在人间:隐居同志的生活

 ■在人间:去新疆挣钱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